Posted by & filed under Road.

This entry is part 9 of 151 in the series The Echo of My College!

节选自windson几段话

人有悼念死难者的自由,但是也有忘却,同时不去纪念的自由。你所认为的正义未必是他人的正义,不能用你的规范束缚别人的自由,然后宣称,我的才是正宗的自由!

寄望于一两次的公民行为,就认为公民觉醒,民族之幸,实在是如裹脚女人松绑之后就立刻觉得自己未曾缠足一样。

你我都被生活所逼,被逼无奈的事情这么多,何苦在哀悼与纪念上苦苦相逼。罗斯福总统说过: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饥饿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一条:免于被逼的自由。只有一个民族尊重别人的这些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流露于外的真情才是可贵,被逼无奈的眼泪形同鳄鱼。鲜花盛开之后,有人可以站旁为之脱帽祭奠,但是为何不能允许他低头嗅一下那鲜花的味道?

其实最悲哀的不是无法享有自由,而是公民觉得没有自由是正确的,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发现错误,其实是在不断的重复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我以为自己犯过一次这种错误之后就不会再犯,但事实上,我、我们其实在不断地重复着同一种错误,然后陷入痛苦的深渊。

选修课没报上,结果会怎么样?最坏的结果是,我的大四会被它耽搁。这就是我付出的沉重代价,一步走错,就会打乱整个大学的步骤。

可是你之前是多么的不在乎?

刻意地卓尔不群,反而会摔的更惨。

即使,这次选修报名并不重要,既然你最终都要选,早选上都不会吃亏,只会占优势,问题只是这个优势有多大罢了。可笑的是,你竟不自知。

我不要再重复,我要踩出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