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filed under Road.

This entry is part 124 of 151 in the series The Echo of My College!

原来昨晚是超级月亮啊,难怪,这么大这么亮,凌晨2点天就亮的像早晨6点……

唯一你够阻挡你去获取你想要的东西的事情是你一直在告诉自己为什么它不属于你。

我们在等待什么?当所有的星星都能按你希望的方向连成一线的时刻吗?这样就能保证你一定成功吗?这条路永远是不通的。

 

去干,无须试,从你能做的开始做,这样,梦想才能成真!


无数的招聘要求上,写的都是聪明,

可怎么定义聪明?

智力题。

可,我讨厌智力题,没错,我不擅长智力题,我就很笨吗?我就不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吗?

泪流满面的,全文转载:

我讨厌智力题:我还是个程序员吗?

大概是一两个月前,朋友送了我和老婆一份礼物:一个有1000个小拼块的拼图版,拼的是艾歇尔名作:

艾歇尔名画hand-with-reflecting-sphere

昨天我们决定试一试身手。

仔细看了看这个图片,60-70%的色块都是灰的。这些拼块都非常的小,只有少数几块能辨认出上面画的是什么东西:艾歇尔的眼睛和背景上窗户的某些部分。等把这几块拼完后,我们就傻眼了。

为什么人们会喜欢这种东西?如果你实在没有任何事情可做,那就不说了 —— 但我们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我们决定放弃。我们再次确认了已知的一个事实:我们讨厌做智力游戏。

这天晚些时候我在Reddit或是Hacker News或是其它的一个什么地方发现了这个”漫画“。画的是关于编程的乐趣。简而言之:写公式化的代码 —— 无聊;尝试新的算法 —— 有趣。

寻找新的算法是程序员版的智力游戏。当有问题时,能找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优算法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 不是吗?当我的博士学习快要结束时,我四处看了看可以去哪里工作,我发现很多有趣的公司都想要:解决算法问题能力很强的聪明的小伙和女孩。至少,他们招聘过程体现出来这些。

Facebook:

你喜欢智力题吗?我们也是。

Google:

四个人需要在晚上通过一个损坏的桥。不幸的是,他们只有一个手电筒,而过这个桥不拿手电筒是很危险的。这座桥每次只能承受两个人同时经过。每个人通过桥时所需的时间也不一样。四个人分别用去:1分钟,2分钟,7分钟,10分钟。四个人都通过这个桥最短需要多少时间?

几周前,旧金山的一个名声很响的新锐公司联系到我 —— 问我是否有兴趣加入他们的团队。是吗!太好了!你能否在半个小时内把这个算法难题解决掉?我失败了。是否要我结果出来了。故事结束。

我讨厌智力题。

不喜欢智力题我就不是一个好程序员了吗?如果我不喜欢或很讨厌这种类型的智力题我就不是程序员了吗?有很多迹象表明我可不是一个真正的书呆子 —— 比如,我不喜欢科幻小说。也许只是我不是这些公司要找的那种类型的程序员。这很公平。

我编程已经有18年了。非常少的机会我需要解决复杂的算法问题。我喜欢编程并不是喜欢解决难题 —— 我是喜欢设计。如何的方式能设计出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应用程序?什么样的工具能让开发者们获得更高的生产效率?

我第一个大工作量的编程项目——大概十年前——是YaBB。我需要一个论坛软件,但你根本找不到一个好的免费的可用。在YaBB里有很复杂的算法吗?几乎没有。然而,它对人们却是非常的有用,而且当时也是非常的成功。

后来我开发了persistence.jsmobl。两种产品都可以使开发人员获得更多的工作效率。同样,这里的挑战根本不是来自算法。挑战性来自API(persistence.js接口)和编程语言(以mobl为例)。两者都很简单,强大,灵活,有用。这些都不是简单的活儿,但都跟算法没有什么关系。它们是设计。

也许我更应该把自己当作一个软件设计师,而不是一个程序员。

编程对你意味这什么?是一种本质的算法?还是根本不是?我不喜欢智力题就是脑袋有问题吗?

译文:外刊IT评论

原文:http://zef.me/3666/i-hate-puzzles


可是好代码并不等于有用的代码!用户不关心你的代码有多么先进,用户只关心你的产品好不好用!

我不想做一个编写卓越代码的人,我要做的是设计卓越产品的人!

再说一句,用户不关心你的代码,用户的需要才是最终的需要。

单纯的技术并不能改变世界,最终产品才能改变生活。因为好技术并不等于好产品,不是有了好技术就会有好的产品。

不过匹夫之勇而已,千人敌,可万人敌否?

为帅者,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不是技术GEEK,一样可以在互联网战场里成功。林肯从来都不会打仗,到死也不会!

 

P.S.最近对Scala很感兴趣——结合函数式与面向对象技术的基于JVM的语言。